一带一路 资讯 政策 实务 市场 数据 理论研究 风险防范 网上展厅

当前位置: 一带一路 > 理论研究 > 正文

商品名称:何亚非:“一带一路”凸显全球治理思想的世界意义
大类名称:
商品产地:第一财经日报
商品编号:理论研究
品牌故事

何亚非:“一带一路”凸显全球治理思想的世界意义

2018-01-30 11:46:04 第一财经日报

2013年,习近平总书记站在人类历史发展的高度,为解决全球治理出现的“无序”和“碎片化”难题,提出了建设“一带一路”的宏大倡议,得到了10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的热烈响应,2017年5月北京“一带一路”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凸显了国际社会的欢迎和肯定。

2013年,习近平总书记站在人类历史发展的高度,为解决全球治理出现的“无序”和“碎片化”难题,提出了建设“一带一路”的宏大倡议,得到了10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的热烈响应,2017年5月北京“一带一路”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凸显了国际社会的欢迎和肯定。

十九大报告中指出,“要以‘一带一路’建设为重点,坚持引进来和走出去并重,遵循共商共建共享原则,加强创新能力开放合作,形成陆海内外联动、东西双向互济的开放格局”。

可见“一带一路”建设已经成为中国构建对外开放新格局的基本政策,已经成为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,充分反映出“一带一路”建设对于中国和世界发展相辅相成、相得益彰的双重意义。

一、“一带一路”倡议有助于推动全球化和全球治理向更加普惠、公平、包容的方向发展。

全球化和全球治理进入了新时期,突出表现在全球化与“逆全球化”博弈加剧,世界范围的政治极端化和民粹主义泛滥日趋严重。全球化的前景面临巨大的不确定因素,全球治理亟须必要的调整和改革,以适应世界力量平衡的变化。

出现这种情况,一是全球特别是西方国家贫富差距不断扩大,财富向少数人集中,全球化利益分配不均。而资本主义发展到金融资本阶段,内在的资本与劳动矛盾,即市场效率与社会公平失衡持续激化。在唯资本马首是瞻的情况下,社会不公现象严重,成为“逆全球化”的主要推手。据美前财政部长劳伦斯估算,由于财富集中在极少数人手中,美国最高收入1%的人需要每年支付1万亿美元的额外税收才有可能填平收入的极端不公平。特朗普的税改计划很可能加剧这一现象。

这些矛盾的积累和暴发,导致政治极端化,不少极右、排外、崇尚狭隘民族主义的西方政党纷纷走近政治中心,普通百姓与社会精英的对立加剧,社会治理结构撕裂。如今美国和西方国家出现的种种混乱或多或少与此有关。

二是美国作为现有国际秩序和全球治理体系主导方,认为全球化偏离了“美国化”轨道,不愿继续提供全球公共产品,开始重新制定国际规则。特朗普上台后把“美国第一”作为制定对外政策的基本准则,美国对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多边体系多有怨言,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《巴黎协定》,意欲削减美国的联合国会费,成为现有国际体系名副其实的“修正主义者”、国际关系和全球治理的最大变数。这对国际关系和全球治理构成严峻挑战。

从新中国成立到改革开放,再到进入新时代,中国人民“站起来、富起来、强起来”的时代三部曲正在奏响“强起来”的第三乐章。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希望通过“政策沟通、设施联通、贸易畅通、资金融通、民心相通”,促进中国与全球合作伙伴特别是周边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共同发展,为解决全球化和全球治理难题给出了中国思想和中国方案。

中国从自身发展的经验中深切体会到,发展是硬道理,所有问题只能通过发展来解决。同时在发展基础上要解决好社会公平问题。一个国家,一个地区,整个世界,都是如此。中国在G20和联合国范畴内极力推动发展议程正是基于上述考虑。无论是联合国的2015千年发展目标(MDGs)还是2030可持续发展目标(SDGs),中国都带头实践。事实上,中国的脱贫成绩占了联合国MDG脱贫目标的80%。

习近平主席在2018年新年致辞中说,“到2020年我国现行标准下农村贫困人口实现脱贫,是我们的庄严承诺”。这对全球的脱贫努力也是巨大的激励和促进。“一带一路”倡议的核心就是参与各方的共同发展、合作发展、平等发展,对于联合国SDG目标的实现提供了落实的路径。

二、“一带一路”倡议有助于实现世界政治、经济的再平衡,为实现世界经济持续增长提供切实可行的路径和强大动力。

全球化新时期需要新议程,正如英国前首相布朗所说,30年来市场原教旨主义的华盛顿共识的几大支柱正在崩溃,尤其是不受管制的资本流动造成经济和金融的巨大不稳定,不断加剧的社会不平等阻碍了经济增长。而新的经济发展模式尚未成形。反全球化和民粹主义的蔓延为贸易和投资保护主义、排外的反移民思潮提供了土壤。

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、经济学家斯蒂格利茨对2017/2018年世界经济的预测是“不确定”和“混乱”,2018年经济会比2017年有所好转,但是风险增大,出现“危险的复苏”。事实是,在“美国第一”等短期思维和极端贪婪思想的支配下,这种情况很可能成为现实。特朗普减税政策的出台和美联储加息将加剧全球资本市场的波动,这对发展中国家特别是依赖外国短期资金的国家来说,再次陷入债务和金融双重危机的风险极大。就欧洲而言,英国退欧谈判启动,但双方都缺乏明确的想法,前景不明。欧洲的风险还在于意大利、希腊、西班牙等高债务国家,由于美国利率上升推动世界利率逐步恢复正常,其债务负担将加重,金融危机的阴影很可能再次笼罩这些国家。匈牙利和波兰等国的极端势力执政对欧盟则是另一种考验,其中经济和政治因素相互纠缠,难解难分。

“一带一路”倡议从世界经济层面看,其指导思想、推动经济再次腾飞的能力、实现经济联动和包容发展的内涵,填补了空白,创新了世界经济发展和国际合作的模式,为世界经济实现再平衡提供了有效渠道。在经济合作深化的基础上,也将为世界政治的再平衡创造条件。

12
分享到:

打印本页

收藏本页